他将鲁迅的作品带到美国,38年后选择定居中国——“中国通”葛瑞格·琼斯

发布时间:2017-11-01

 

几十年前,“老外”在中国还很罕见,甚至会在街上引发围观。现在,当代中国的发展变化以及开放包容,越来越多的老外来到中国,积极融入中国社会。《My China》是一个全新的栏目,我们将采访在中国工作、生活的外国人,听他们讲述在中国的生活状态和人生故事。

今天的故事来自美国明尼苏达州的葛瑞格·琼斯Greg Jones。

(一)中国往事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我会在大学里选择学中文,其实,我只是想学习一门外语,当时,明尼苏达大学只有日语和汉语两种语言可供选择。于是,我用投硬币的方式来决定,开始了我与中国的“不解之缘”。

1979年,我有幸成为第一批拜访新中国的美国出版公司代表。从明尼苏达大学毕业之后,我一直在学校的中文书店工作。那时,我生活并不充裕,3000美元的旅行费用对于我来说有些高昂。但对于古老而神秘国度的向往,压倒了一切,我很想去看看那个书中描述的美丽国家。在我的恳求下,我和家人省吃俭用终于存够了这笔钱。

我们搭乘飞机到香港,然后坐火车到广州。记得那次刚到香港我就生病了。由于身体原因,没能去很远的地方。但我还是像一只刚刚出笼的小鸟儿,对这里充满了好奇和兴奋。

记得在去广州的火车上,人们的衣服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这是中国宣布改革开放政策后的第一年,他们身上有很明显的时代印记。大部分人的衣服都是灰色或蓝色,那是制服的颜色,当时,那种制服非常流行。不过大街上的小孩穿得很鲜艳,很多中国人把大人不穿的衣服拼起来给孩子。


1979年,第一次中国之行,让我特别兴奋。

 

我们所到之处都是人,我们一行50人在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中国人。一个中国女孩走近我们,试着用简单的英语和我们交流。相比现在,那时的中国人还是很保守的,所以经常说几句话就逃似的跑开了。


  1979年,在云南省,我和当地人愉快地打篮球

虽然我在明尼苏达大学学习了四年汉语,老师会教我们怎么问厕所在哪、面条怎么说。但来到中国之后,我在语言沟通上还是有些困难,好在这次旅行弥补了一些不足。

我们的旅行共二十四天,从广州到云南,穿过四川,拜访了这一路上的书店。我们走过一个又一个城市,穿梭在一座又一座“新华书店”中间。那时,所有卖书的地方都叫“新华书店”,没有现在这么多类型;书店的服务和设施还不怎么完善,人们会坐在通道的地上看书,大部分的书都是以毛主席的话作为引言,内容有一定范围,但是非常便宜,我没用多少钱就买到了一堆书。而且,很多书店都是统一装修,不管去哪,每个书店都长得差不多。对于一个美国人来说,这看上去还挺神奇的。

由于我的中文还不错,我可以和大部队分开走,让我非常享受观察胡同里人们的生活。我路过了长安街——它穿过天安门广场,是从东到西贯穿北京城的一条主路。当时汽车还很少,马路上都是自行车,成千上万的自行车汇成车的海洋,在长安街上缓缓流动。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么多自行车了。


80年代初,人们骑自行车穿过长安街

我们参观的长城和今天的也不同,几乎没有翻新。相比现在人工修复后的辉煌建筑,当时的长城是一个保存完好的遗址。登上长城的时候,我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了,结果发生了点小意外,一不留神还把脚扭了,有点沮丧。

这次中国之行,我们先后去了广东、云南、北京等省份,我见到和书本中不一样的中国。壮美的山河、友好的人们、蕴厚的文化让我深深为之着迷,我想我还会再踏上这片土地。

 

(二)重返美国

回到美国之后,我在中文书籍出版公司工作,没想到一做就是四十年。我们挑了一些中文作品陆陆续续出版到美国图书市场,在上世纪80年代,许多中国小说家的作品进入国际视野中,鲁迅、茅盾、巴金这些作家在当时被很多美国人所熟悉。那些作品对旧社会进行了强烈的批判,尤其鲁迅,他的思想非常深刻。

后来,我和一个在中文出版公司朋友合作,在全美销售中国作家的作品。


中国作家、社会批判家 鲁迅


鲁迅最受喜爱的作品之一《狂人日记》

直到1987年,我又一次来到中国。这次是和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合作,作为一名导游前往这片土地。到90年代,我多次来往于美国的各个州、香港和北京,精美的中国文艺类书籍成为了当时的畅销品。

我有一段特殊的记忆是关于中国作家刘宗仁的,他写过一本书《Two years in the melting pot》,讲述他两年的美国生活经历。这本书到现在仍旧被视为“海外华人”的经典作品。我还曾和他一起在美国旅行,还记得他和著名的DJ Studs Terkel曾进行过一次非常有意思的访谈。


Studs Terkel,和刘宗仁进行了一次非常有意思的访谈

通常作家签售书时,活动采访只是走走形式,但Studs不是。他认真阅读了刘宗仁的书,还摘抄了关键内容,做了所有能做的准备工作,他是那时候我见过最好的采访者。他专业、充满激情,与低调的刘宗仁碰撞出了一场非常精彩的对话。

在图书出版行业这么多年,我结识了很多像刘宗仁这样优秀的中国作家、同行。他们身上具有中国人谦逊、勤奋的品质,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多年与中国图书的亲密接触,让我对中华文化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


刘宗仁的书《Two Years in The Melting Pot》


(三)定居中国


2008奥运会的前几天,我回到北京,闹了一个小乌龙。

当我下了火车,一大群人走过来迎接我,这待遇虽然很好,但我真的觉得他们不用这样。然而,后来我才发现,他们并不是在迎接我,他们是在排练迎接来自世界各国的奥运健儿。

我爱这里的人,这是我来到中国、留在中国的原因。与过去相比,我觉得他们更愿意接触、了解外国人。这些天我有些忙,因为我在重庆开了自己的英语角,我很喜欢和中国的年轻人一起交流文化知识,分享彼此的经历,跟他们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变年轻了。

和中国青年在聊天


作为一个退休的老人,我在中国生活得很惬意,教孩子们学英语,和邻居们在街边聊天,生活节奏慢悠悠的,不着急做什么,在这里我的生活充满了乐趣,这就是“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吧。


我希望可以一直留在中国,度过我的余生。现在,中国变得更加包容和开放,拥有更强的国际影响力、更广阔的视野和发展空间,我非常幸运能见证中国的变化、感受着这些变化的真实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