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可贴8 ”创始人江森海:我在中国创业

发布时间:2017-12-05

多米尼克·约翰逊·希尔(Dominic Johnson Hill),知道他的中国粉丝都叫他老江。他拥有很多身份:服装设计师、品牌创始人、英国年度企业家、电视节目主持人......

 今天的故事来自外国人江森海。


初到中国:艰难的北漂岁月


北漂不分国别,无论你来自哪里。

1992年,那时的我还不叫老江。我从青岛看望哥哥之后,像很多北漂一样,只身一人,背着包身上揣着几百元来到了北京。


在北京生活,首要的问题就是住房。外国人只能住酒店,他们不能够租房。鉴于身上没有多少钱,我搬到了东三环附近的一个中国人家里开始寄宿生活。记得那个房间很小,和厨房之间有个玻璃隔断,厕所没门。这种居住环境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我收入多一些,这种状态才结束。


1992年,刚来中国的我


找工作也是在北京生活要考虑头等大事。英语老师、橄榄球教练、翻译以及一些兼职,各种职业我都干过。

我印象最深的一份工作是去内蒙古给两个从事马匹贸易的爱尔兰人做翻译,那时我在中国已经呆了一年半,工资是500块钱一个月。这两位爱尔兰人爱喝酒,经常喝完酒晚上就打架,令我不堪其扰。而且我们住的远,离最近可以打电话的地方有三个小时的车程,有什么事情跟外界沟通很是不方便,我在那里与世隔绝般地度过了好几个月。初到北京,生活并没有是我想象的那么美好。


在中国创业:创可贴8


1995年,我开始做第一笔生意。当时一家外语培训机构的负责人找到我做一些市场调查,我意识到这里有些商机,之前没有人做过。我把传真机给出租车司机,让他们帮我来收集客户吸烟数据。他们把数据传真给到我。我最后将这些数据卖给烟草公司。项目覆盖了22个城市,每个月流水能达到10—15万美元,这是我在中国赚到的第一桶金。

那时候我开始意识到中国的快速发展伴随着巨大的商机,只有与国家保持同步,并敢于尝试和冒险,在中国一定会有很多机会。

2003年,我搬到了南锣鼓巷。有一天我剪头发的时候,对理发师说:“我想在这里买一家店”,临时起意的想法。结果过了几天,他真的找到一间30平米的小房子。正在犹豫的时候,妻子劝我:先买下来,再考虑下一步怎么做。每次出门我尽量避免右转,因为我不想路过那家空着的店,邻居们问我买店用来做什么,我其实自己也回答不上来。

突然有一天,我在街上看到有一个游客穿着“我爬上长城”字样的T恤,一下子感觉灵感涌上来。我也可以做这个,虽然我没有做服装的经验。

创可贴8 小店

事实证明,这一次冒险是对的。中国式广告牌、地铁票、楼号牌....北京的一切都成为我设计的灵感。这样的启发下,我创建了一个品牌“创可贴8”(PLASTRED8),8取自发的谐音和发财的寓意。

创可贴8 的LOGO


创可贴8 T恤定位在创意,因此,在产品设计上,我每天都在努力捕捉中国社会中所特有的文化。即使是刻章办证、收药的小广告,我们也把它实现在T恤上。为了推广自己的小店,特意把刻章办证和收药图案上的电话号码改成了我自己的电话号码;我们还在胡同里办了一个成功的模特秀。

凭借着老北京文化的创意,“创可贴8”作为中国原创街头品牌,在受到很多中国年轻人的欢迎,并在全世界销售。


老江的幸福生活


2011年,我被邀请作为“创可贴8”的创始人做了一档求职招聘节目“职来职往”,被更多的中国人了解,喜欢我们产品的人们给了我一个亲切的称呼“老江”。


在《职来职往》担任特邀嘉宾


今年,我接受“体验中国”邀请,作为主持人参与拍摄《四季中国》的纪录片。跟随摄制组,我已经到过中国23个地方体验23个节气,感受中国各地有特色的节气文化,这样的体验生活总是给我带来惊喜和灵感。


在记录片《四季中国》参与拍摄


现在我已经完全融入了这里。我和妻子、四个女儿住在北京的胡同里,经营着一家小店。对我来说,北京是最适合我居住的地方,因为这里总是有一些鼓舞人心的东西,总能帮助我有新想法跳出来。中国几千年的悠久历史,从陶器到青铜器到艺术品到礼仪和实用主义,从深厚的文化中我汲取到了更多的灵感。

老江一家人


其实,我也没有想到从九十年代到现在,我的中国冒险一直还在继续。在正确的时间在正确的地方——我见证了一个经济奇迹。从中国农村到城市的6亿人口,北京2008年奥运会,革命性的高速列车和新的城市天际线的巨变,我非常幸运亲身经历了这些。在中国,我开创了自己的事业,拥有美满的家庭,这里是我的幸运之地,我也期待着中国更好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