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中国13年,她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乌克兰女孩卡佳

发布时间:2017-12-30

她少时来到中国,长大后化身文化传播大使,重新走过父辈的路。今天讲述的是乌克兰女孩卡佳(Kateryna Bugayevska)的故事。


我的中国保姆


八岁时,我随教学访问的父母从乌克兰来到中国的武汉。父母在大学教授钢琴,为我请了一位中国保姆——小熊。来自湖北农村的小熊阿姨人非常好,作为一个保姆她是非常尽职的,无微不至地照看我的生活起居,像照顾她自己的孩子一样。


初到中国时,由于语言障碍,我并没有朋友,小熊阿姨就想各种办法逗我开心。她常常为我带来各种各样的我之前没有见过的小动物,比如蝌蚪、金鱼、桑蚕。还有一次,她不知从哪里弄来蝎子,吓了我一跳。


我和小熊阿姨还有她的两个孩子

小熊阿姨是个非常热情的人,待人也很真诚。来武汉时我一句汉语也不会说,她算是我在中国的第一位中文老师了。但是她说话带点本地口音,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把“鱼”叫作“rú”。后来有朋友调侃我,汉语是从哪里学的,我才知道原来“鱼”应该读成不过阿姨身上那种中国人热情、包容深深地影响了我,所以我对中国人有非常好的印象。

 

我和我的梦想之地


回到乌克兰之后,我怀念在中国的生活,我把中国称为“Dreamland”。在乌克兰,我参加中国人的社团活动,大学期间学习国际关系专业,做中国留学生的翻译和助手,还经常把中国留学生介绍给我的乌克兰朋友们,组织聚会。我热衷于乌中朋友们的文化交流,因此朋友们给我起了一个外号“中国女孩”。

在之前,大部分乌克兰人都不怎么了解中国和那里的人们,后来通过各种文化沟通,他们逐渐开始认识、了解这个美丽的国家。

和我的中国朋友在乌克兰敖德萨市野外BBQ


我一直对中国文化和艺术有着浓厚的兴趣。父亲突然离世后,我和母亲一起再次来到中国,来到我的梦想之地。在一次去云南旅游中,我看到一位穿着民族服装的彝族妇女在田间劳作,头顶蓝天,背后是起伏的青山,那场面美极了。



我仿佛又重新打开了一扇大门,里面的东西神秘而富有色彩,深深吸引着我。不再满足于热爱它、欣赏它,我开始深入进去研究它。于是,我先后在清华大学、厦门大学攻读比较文学、人类学等专业。

与厦门大学彭教授、人类学系学生在云南红河进行民族志实地考察工作


仿佛冥冥中有一种力量一直在推着我往前走,我将巨大的热情投入到对中国少数民族的文化、民俗研究中。少数民族丰富的文化内涵和传奇的历史故事让我逐渐学会欣赏文化多样性的美丽之处。除了文化研究,行走于云贵川的高原之间,我用相机记录了有关他们的一切。


这些都是我去这些民族聚居地区拍摄的图片


和当地居民一起吃饭

布满皱纹而黝黑的脸、门口拿着烟枪的妇女、看似普通的村庄,这里的人和事都写满了故事,他们的生活让我感觉到了一种心灵的宁静。我突然萌发了把这种独特的感受分享给世界,让外界了解他们的文化、日常生活的强烈诉求。

一个带着天普萨的彝族人

(注:是彝族男子发型)

一个抽着烟的侗族老人

大凉山梅姑县的彝族妇女


外国人视角传播中国文化


转眼我在中国已经13年了,我依然清晰记得彝族妇女在田间劳作的那个美丽清晨。

我觉得自己又有了新的使命与责任。

在读博期间,我跟随导师开始向世界传播中国各民族的文化。2015年,我和11位民间艺术家一起来到美国,向人们展示中国古老技艺和精湛的艺术作品。作为外国人,我了解外国人想要了解什么、看到什么。我采用外国人的视角与语言来讲述这些或实用或精美的艺术品,以及艺术品背后所承载的浓厚的民间智慧、文化背景、内涵等,这对于传统文化传播或许是一种更容易被接受的方式。

苗族服饰绚丽多姿,尤以银饰、刺绣和蜡染最为著名。那次同去的一位苗绣老师,向来参观的外国人展示了一套苗族服装,衣服纹饰上面绣满了蝴蝶。很多外国朋友只是觉得很漂亮,但当我们讲述完苗族祖先蝴蝶妈妈的传说后,大家特别感兴趣,表示非常具有传奇色彩。


苗族蝴蝶纹饰

其实在贵州,无论是在繁华的贵阳市,还是在苗族聚居的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蝴蝶妈妈”符号化的形象到处可见,但是在外国人的眼中就非常新奇,让更多的外国了解中国民族文化,是我所热衷这份事业的原因,也是文化传播的魅力所在。

我用“动态”和“发展”两个词来描述今天的中国,用外国人的视角来传播中国文化。我喜欢过去的中国,更欣喜于看到现代中国人生活的转变。这种变化也是文化传播的一部分,在这条路上,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